adc影院欢迎您大驾光临满

顾阑夕和童瑶瑶之间的友谊曝光之后,童瑶瑶的热度又上了一层楼。

KPL总决赛的票卖到脱销,一票难求。

网上铺天盖地是D·R战队的新闻。

特别讽刺的是,余崎一直想出名,不断搞事请,最后却把自己搞臭,所有的一切都给D·R做了嫁衣,成了D·R。

D·R对于新闻热度完不感兴趣,甚至不想太高调,只是努力打游戏,珍惜所有的一切,珍惜任何机会,反而火了。

ET无双战队为了总决赛直接闭关,没有任何消息。

D·R训练室内的气氛却异常微妙。

顾阑夕翘着腿坐在沙发上,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,一缕带着波浪的长发垂在肩头,慵懒的像一只波斯猫。

童瑶瑶坐在她对面,和一个极其俊美冷漠的男人对视,良久,眨了眨眼睛,问道。

“沈影帝,你喝不喝咖啡?”

影帝沈君赫盯着童瑶瑶看了一会,克制不住醋意的冷笑了一声。

“呵……”

粉艳台湾辣妹清新迷人

他没有喝完,直女瑶瑶就站起来,“喝呀,那喜欢喝什么咖啡?”

沈君赫沉默。

顾阑夕忍住笑,捏了一把沈君赫的翘臀,压低声说。

“喂,你不要在这里阴阳怪气,不然爷就把你丢……丢到黑名单里!”

沈君赫见顾阑夕改口,才没有发作,忍住了。

但是越看童瑶瑶心里的醋劲儿更大,想到本来和他约好的女人千里迢迢过来幽会小美女,他的唇线绷到现在,眼神就没温和过。

白遇帮瑶瑶泡咖啡,泡了最苦的咖啡,笑眯眯递过去。

瑶瑶有点不解,问白遇。

“影帝跑这里干什么?怎么看我的眼神怪怪的?”

陆战野过来接水,听到这里低笑一声,声音磁性。

“听说影帝也是王者,不光是王者,其他游戏玩的也不错,好像是什么‘狙击之神’,现在跑来我们这里,估计是想和我们solo。”

童瑶瑶一听,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。”

白遇笑而不语。

瑶瑶把咖啡给沈君赫递过去,沈君赫眯起墨眸看着童瑶瑶,开口,醋意弥漫。

“你和阑夕关系很好?她好像很在乎你,大老远跑过来,我还没见别人有这个待遇。”

我也没有。

翘了我蓄谋已久的约会邀请。来见你?

童瑶瑶笑的可甜。

“是啊!关系很好,而且我们游戏打的都很好,你要和我solo么?”

沈君赫沉默了,面对童瑶瑶真诚的眼神,他摇摇头。

“不了,我只和一个人打游戏。”

顾阑夕一脸好奇,“我说你怎么不打了,原来是只和一个人打?谁啊?”

沈君赫看着顾阑夕眼中真实的好奇,深深叹口气。

“直女。”

沈君赫说。

童瑶瑶和顾阑夕同时说,“嗯?叫我?”

边锦笑着看小姐姐,他拿着一盒糖果,决定感谢一下影后。

小姐姐的朋友,照顾过小姐姐,帮了他们战队,他要感谢!

边锦穿着可爱的背带裤,端着一盒巧克力,走到顾阑夕面前笑的有些腼腆。

“小姐姐的朋友你好,这是我做的手工巧克力(最好吃的留给小姐姐了),你喜欢的话可以尝尝(尝尝就行了剩下的留给小姐姐)。”

顾阑夕不好拒绝好意,抬起手刚要拿起巧克力,手就被沈君赫握住。

沈君赫一脸淡定地说。

“你忘了么?医生说,你最近身体不好,要戒糖。”

顾阑夕一脸问号。

“嗯?我怎么不……?”

她没说完,沈君赫看着她,帅脸眼神似刀。

“不是戒糖?外面的总是好吃些对吧。果然,家花不如野花香。”

一时间,整个屋内弥漫着一股醋味儿。

边锦眼睛一亮,收回巧克力跑到瑶瑶身边看戏,偷着笑。

“哇哦!沈影帝真的和影后有一腿……”

他还没八卦完,就听到顾阑夕很真诚地诧异地说道。

“外面的肯定好吃啊。”

沈君赫脸极其黑。

顾阑夕继续说,“因为我做饭难吃,外面的泡面都比我泡的好吃。”

沈君赫的眼神柔和了些。

顾阑夕继续说。

“家花不如野花香这更是废话,肯定的啊!”

沈君赫刚刚有些上扬的唇角又绷直。

顾阑夕说。

“我家养的花都死了,仙人掌活不过三天,多肉干瘪成咸菜干,别说香了,不烂出恶臭都不错了。”

“野花长得健健康康,肯定香。”

沈君赫理解了,唇角再次上扬。

这次轮到顾阑夕看他。

“你脸部抽筋了?”

沈君赫再次沉默,笑容消失。

仇泉撇过来看了一眼,低声说。

“幼稚”。

殊不知是谁原来点开排位取消排位点开排位取消排位。

童瑶瑶认真地看着,认真地思索,自言自语。

“不愧是影帝,就是勤奋。就这么一点时间,也要练习面部微表情么?佩服佩服!我也要抓住一切时间练王者!”

边锦也沉默。

小姐姐还是万物皆可王者呢。

还有那个顾阑夕,这么直女么?

所以说,不愧能做朋友,因为直女直直相吸?